俄央行下调关键利率

发布时间:2022-05-12    信息来源:东北网   作者: 打印  

     【《透视俄罗斯》消息】俄央行行长纳比乌林娜(Elyvira Nabiullina)宣布,俄罗斯中央银行董事会决定将关键利率下调至14%,取消此前为抵御金融稳定风险推出的“附加”利率。根据俄央行最新预测,到2022年年底俄经济衰退趋势和表面通胀将会增加。

  经济将于2023年开始复苏,但还不能说2024年就会实现全面调整及稳定。2022年俄货币信贷政策显然会处于中性和紧缩之间,对资本流动的管制有望显著放松,非居民拥有的俄罗斯资产仍将非常有限。

  决定的原因

  央行行长纳比乌林娜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俄央行董事会4月29日讨论了两种下调关键利率的方案:从17%下调至15%或者14%。最终选择了更激进的方案,下调30个百分点,显然俄央行的任务是为稳定局势设定一个起始正常水平利率。纳比乌林娜说,董事会决定取消此前抵御金融稳定风险推出的“附加”利率。附加利率自2月28日起实施,当时利率上调至20%,达到可被视为4月底形势下短期平衡特定水平的60个百分点。无论如何,尽管很大一部分分析师都曾预测央行会将关键利率下调至15%,但卢布汇率对公布的新利率反应不大。

  14%的利率近期或将被视为2022年二季度参考利率。不过,俄央行在一篇新闻稿中“认为今年仍有降息空间”,但未照例对近期举行的央行董事局会议上讨论降息的可能做补充。根据央行按照基线情景(其他情景将于近期在货币信贷政策报告中公布)所做的最新预测,2022年俄平均利率将保持在12.5-14%,这一预测已将1-2月份11.7-14%的低利率考虑在内。当前形势保持不变情况下,这意味着降息步伐相当温和。无论如何,今年俄央行都打算将关键利率保持在两位数水平。预计2023年平均利率为9-11%,2024年为6-8%,这很难与通胀率相提并论。

  一方面,俄央行认为今年12月份月俄同比通胀率将保持在18-23%(与上年相比全年平均为18.2-20.9%)。俄央行估计月通胀率增长峰值应发生在3月,接下来通胀率增速将放缓,但由于2021年基数效应,年同比通胀率表面上会有所增加,并于今年年底达到衰退峰值。纳比乌林娜同时表示,事实上所指的是不断下降的通胀率。她说:“截至2023年4月,未来12个月年通胀率将低得多,根据基线预测,将处于10-12%之间。”俄罗斯央行目前对将货币信贷政策定性为“紧缩”或“宽松”极为谨慎。央行评论中称之为“紧缩的”只有货币信贷条件。表面上未来数月央行将维持适度宽松的货币信贷政策,实际上的货币信贷政策预计会处于紧缩和中性之间,无论如何,预计通胀压力的减缓都会快于关键利率的下降。

  主要前景

  VELES Capital投资公司银行和货币市场分析部总监克拉夫琴科(Yuriy Kravchenko)说:“尽管关键利率再次下调(从17%将至14%),卢布仍会继续走强。早在央行董事局会议结果公布之前美元兑卢布汇率就已接近70.25,刷新年初以来新低。随后,卢布汇率出现小幅调整(美元兑卢布汇率突破71),但央行会议后卢布汇率又重新回升,达到70.4。”他说,总体而言,央行宽松政策并未令市场感到意外,因此对卢布的影响微乎其微。央行对2022年经常账户创纪录盈余的预测及9月前不会对民众放宽外汇限制的评论或许也对当前卢布汇率起到了支持作用。此外,对俄罗斯市场的另一个利好因素是俄财政部宣布以美元支付欧洲债券,从而对风险偏好也起到了支撑作用。不久之后俄央行还宣布将银行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提高到4%,这也对支撑卢布汇率发挥了不小作用。

  俄罗斯银行市场研究与战略办公室主任科舍列夫(Evgeniy Koshelev)说:“央行决定维持较高的利率政策正常化速度并通过了关键利率下调至14%的决议。下调关键利率的理由是卢布汇率和通胀率稳定的实现以及产业调整面临的挑战。”他说,这意味着实现通胀率目标暂时成为影响决策的次要因素,首要因素是实体经济活力及企业适应新形势的能力(包括寻找可替代进口途径、发展本地生产及适应疲软的内需等)。

  科舍列夫说:“管理资本流动的措施仍是放宽利率政策的好办法,这样可以因利率变化忽略竞争性资本流动的标准流程。由于这一原因,俄央行唯一的控制点或将是评估已实施的降息对通胀的‘二次’影响。”他说,考虑到未来几个季度刺激预算政策的实施,这种“二次”效应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显现,但此前俄央行很可能将关键利率下调至10-11%。这一水平符合央行对2022年年底前平均关键利率的预测,但需要在6至7月份大幅降息。

   



绥芬河政务
今日绥芬河
绥意办APP

绥芬河政务
今日绥芬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