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后代系列专访】 揭秘中共六大代表赴苏途中的惊险历程 | 绥芬河融媒体中心记者专访李立三的女儿李英男

发布时间:2021-09-07    信息来源:今日绥芬河报社   作者:崔维国 宋清华 巩建哲 王涵 打印  

  1928年6月,在严峻的白色恐怖笼罩下,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遥远的苏联首都莫斯科召开。那么,在大会召开前,大批中共六大代表是怎样冲破重重险阻,远赴万里之外的莫斯科参加中共六大的呢?近日,在中共六大历史资料馆开馆运营之际,绥芬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通过微信,采访了中共六大代表李立三的女儿李英男,为您揭秘中共六大代表赴苏参会途中的惊险历程。

  6.jpg

  “首先祝中共六大历史资料馆越办越好”

  中共六大历史资料馆2021年6月18日在绥芬河开馆运营。接受记者采访时,李英男还在莫斯科,她首先对绥芬河建立中共六大历史资料馆作出评价,认为“是一件大好事”。  

  她说,绥芬河把中共六大历史资料馆建立起来,是一件大好事!可以搜集很多六大的资料,那个时代的革命资料,能够帮助我们后面几代年轻人,更好地了解我们党走过的艰苦的英勇的道路。

  我要祝愿中共六大历史资料馆越办越好,为我们国家,为新一代人的培养教育作出自己的贡献!

  “我父亲帮助周总理参加中共六大”

  李英男说,李立三在参加中共六大的途中,在哈尔滨遇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因为在他(李立三)之前,周恩来、邓颖超夫妇已经到达那里。他们这一路非常危险,非常惊险。他们坐船从天津去大连的时候,在船上被特务盯住了,所以他们就赶快把身上带的秘密材料烧毁了,里面也有一些暗号和在哈尔滨的接头地点。 

  到了哈尔滨,由周恩来的弟弟周同宇,就是周恩寿,帮助他,安排住在一个旅馆里。但是下面怎么办呢?因为周同宇在党外,他也没有办法,他也不知道接头暗号和地点。唯一简单的方法就是到车站,去看哪些代表团和熟人来了,帮忙接个头,要不然就没有办法去苏联开会了。这样的话,邓颖超每天在周同宇的陪同下,在哈尔滨车站站台上走来走去的,就看有没有熟悉的面孔,大概连着去了两三天,到最后,才看到下火车的是我父亲李立三。他们当时都是很熟悉的嘛,就非常高兴。然后我父亲就帮助周恩来、邓颖超夫妇找到关系、接上头。

  这样才能顺利地继续往前走。

  “我父亲秘密出境参加中共六大”

  接受采访时,李英男还讲了父亲李立三秘密出境的过程。她的叙述如下:

  再说父亲这个路程,从哈尔滨走的时候,不是跟周恩来在一起了,他们又分开了。

  到了边境,那是一个关键的地方,一定不能让敌人发现,只能是秘密出境。他是在当地俄侨的帮助下过的边境。

  当时的中苏边境那块住着很多的俄侨,他们到了夏天,6月份是割草的季节,就在靠近边境的地方,赶着马车去打草。那个时候沿着边境没有那么多的铁丝网、岗哨,有些地方还是可以偷偷地过去的,当地的俄侨很熟悉那里的地形。

  父亲怎么能找到他所需要的那辆马车呢?怎样才能不发生错误和误会呢?当时就有一个暗号,就是他拿到了半根火柴。这半根火柴是地下接头点(交通站)给他的,另外半根火柴是在迎接他的特工手里。要是对上,就是自己人。对不上,肯定转头就走。父亲就是通过这个暗号接上关系了,然后就上了马车。

  上了马车还不能大大咧咧地坐在那里,而是要趴在马车上。那个马车夫,在他身上堆了很多干草,这样,人就藏在干草堆里了。天越来越黑了,父亲比较顺利地过了边界线,到了苏联境内。

  到了那边,就安全了。马车夫就让他下车,下车以后不远的地方,有苏方人员接他们,然后就给他们送到火车站,上了火车,抵达莫斯科。

  “斯大林接见了我父亲”

  李英男说,中共六大召开前,斯大林接见了父亲李立三。 

  李英男说,在莫斯科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开大会之前,由斯大林亲自出面接见了我们党的5位主要领导,其中有瞿秋白、周恩来、苏兆征、有我父亲,还有向忠发。连夜和他们谈了好几个小时的话,主要谈的就是中国革命形势,中国革命的前景问题。当时,给他们担任翻译的是王明。当时斯大林发表了一些意见。开会的地点,不在城里头,而是为了保密起见,在离城区30多公里的一个乡镇,现在叫五一镇。

   



今日绥芬河app
绥意办APP